中国侨网7月20日电据《欧洲时报》编译报道,张长晓是一个醉心于意大利音乐的中国年轻人。六年前,当他第一次听到意大利民谣大师法布里奇奥・德・安德烈(FabrizioDeAndre)的歌曲时,就彻底爱上了意大利音乐。此后,他一直致力于在中国推广意大利音乐,还成功举荐“中国摇滚教父”崔健获得意大利PremioTenco最高荣誉音乐奖。

意大利《共和国报》消息,年仅31岁的张长晓一直致力于将意大利音乐传播到中国,他在自己的著作《地中海的声音――意大利民谣唱作人》中通过短评、采访和翻译等文学形式,详细介绍了德・安德烈、卢西奥・巴迪斯(LucioBattisti)、路易吉・坦科(LuigiTenco)、乔治・盖伯(GiorgioGaber)等18位意大利最具代表性的唱作人。他也因此被意大利媒体誉为“音乐界的马可・波罗”。

这本书在中国非常受欢迎,取得了15万册销量的好成绩,据张长晓透露,这本书将在2018年秋季被翻译成意大利文,目前还没有决定通过哪家出版社发行,但是已经有两家出版社表示了出版的意向。

当谈及中国的唱作文化时,张长晓表示:“中国的唱作人在创作音乐时,远不如意大利人那么直接。意大利人能够从个人反思转向对性的描述,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。他们同时兼顾诗人、作词人和歌手的身份,他们有能力将深刻的艺术-文学传统以及意大利音乐精髓与摇滚和电音结合起来。他们在(世界上)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当被问及他最初是如何爱上意大利民谣音乐时,他答道:“说出来可能让人觉得难以置信。2012年的时候,我曾在莱科进修机器人学,有一天我在湖边散步,听到了从一家唱片商店传来的法布里奇奥的歌声,是一首名为《Nellamiaoradilibertà》(在我的自由时刻)的歌曲。当时我还不懂意大利语,但是歌曲的旋律立刻向我传递了一种真实感,就好像是上帝假借迪伦或科恩的声音在向我打招呼,但却并非二者中的任何一个。我当即决定我要了解这位歌手的一切。当我明白了他的歌词含义后,我就彻底沦陷了。我曾说他像鲍勃・迪伦,但是在我看来,他比鲍勃・迪伦还要优秀。从法布里奇奥开始,我逐渐了解了所有的意大利民谣唱作人,还有幸结识了其中几位。”

“感谢意大利驻中国北京大使馆文化处参赞斯特凡尼娅・斯塔法蒂(StefaniaStafutti)的帮助,我成功地采访了一些意大利音乐人。其实很多歌手看到我是一个年轻的中国人,会不信任我,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让他们摆脱对我的怀疑。我成功地征服了他们。我在中国为他们组织音乐会,陪他们前往中国。我组织的第一场音乐会是2013年欧金尼奥・芬纳迪(EugenioFinardi)的,最近的一场是上个月乔瓦尼・阿列维(GiovanniAllevi)的,不久之后我还会组织苏切罗和埃利奥的音乐会,距今为止我已经组织了超过200场音乐会。我的梦想是有朝一日能组织一场瓦斯科・罗西(VascoRossi)的音乐会,谁知道(是否会实现)呢。”

当中国人通过张长晓了解到意大利民谣乐时,感到非常惊讶。“对于中国人而言意大利音乐就是波切利和歌剧。当然了语言是一个很大的障碍,此外你们意大利人确实不懂得宣传(你们的文化),你们不像美国人那样建立体系。但是现在这种状况正在改变,我希望我的中国同胞们不局限于汉语、英语、韩语和日语歌,能够开始接受小语种音乐,比如意大利语歌。”

除了将意大利的音乐带到中国,张长晓还曾将中国的音乐传播到意大利。“2013年的时候我曾推荐意大利PremioTenco音乐奖的组委会将意大利最高荣誉音乐奖颁发给‘中国的瓦斯科・罗西’崔健,(虽然是摇滚歌手),但是他的歌词更贴近民谣。当时也遇到了很多困难,因为人们都认为我太年轻了。但是他们一看到(崔健的)歌词的意大利语翻译,就立刻被我说服了。现在我完全投身于两种文化之间的音乐与交流。我是意大利华人春晚的总导演,我创立了‘Mandorla’艺术协会,目的是促进米兰的华人与意大利人合作。因为促进了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,2016年我被授予了意大利国际文化特殊荣誉‘Falcone-Borsellino奖’,出于同样的原因,最近我又获得了‘Lunezia国际流行音乐奖’。但是我的热情始终围绕着音乐本身。”

为了音乐,张长晓不得不选择放弃学业,“我爸爸为此非常生气,曾经断了我读大学的费用,并告诉我从此以后我要靠自己生活,甚至不再同我讲话,我当时非常失望。我爸爸在济南做生意,他的儿子却想靠音乐养活自己。但是当他看到我通过自己的事业挣到了钱,他就重新审视了我的价值。”

除了音乐以外,“我还想投身于自己的另一个爱好――电影。我想写一本关于意大利导演的书。我非常喜欢帕索里尼和贝尼尼,我希望中国人也能了解他们的电影。”(杨小西)